月子中心“一房难求” ,二孩经济下万亿母婴市场的疯狂!

最近,我在朋友圈刷到一则关于月子中心的宣传广告,很多人在下面留言,对月子中心高额的费用表示不理解,感叹连月子都坐不起。还有的人看到商机,表示想要投资月子中心,觉得有赚头。


其实,随着我国“全面二孩”的政策实施后,计划生育时期所积攒的生育需求将逐步释放,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科学坐月子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母婴行业被认为是朝阳行业,就连价格高昂的月子中心,也出现“一房难求”的情况。



国家政策下的二孩经济,月子中心规模庞大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二孩出生数量达到883万人,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二孩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2018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523万人,较上一年下降了200万人。


虽然新生儿出生人数减少,但各大医院依旧忙碌。据深圳市妇幼保健院院长姚吉龙回应,全面放开两孩政策之后,其医院2016年、2017年分娩量均突破了2万人,2018年稍有回落,全年的分娩也是19000多人,比2017年仅减少了7.9%。35岁高龄的产妇的比例从2011年的10%上升到了2018年的28%。我院二孩产妇的比例也从2011年的20%上升到了2018年的接近50%。


二孩数量的增加,母婴行业得到刺激。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我国母婴行业的总体规模从2011年的11089亿元人民币上升到了2017年的25919亿元人民币,年复合增速达到了15.2%,月子中心在其中也占据一席之地。


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月子中心约300家,但这一数字至2017年就变成超过3000家,翻了约10倍,市场规模从17.37亿元增长至103.25亿元。这其中也反映出人们科学坐月子的意识日趋渐浓。



科学坐月子观念渗透,部分月子中心一房难求

虽然月子中心费用较高,甚至出现几十万元一个月的天价月子房,但没阻挡准妈妈们预约的热情。部分月子中心都需要提前预约,有些家庭甚至还会在月子中心订两个月。据了解,月子中心在深圳价格最高可达360000多元,一般的月子中心也要三四万左右。尽管如此,很多月子中心人气爆满,甚至一些月子中心出现“一房难求”的情况。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刚好遇到一名孕妈妈订月子中心,在交谈过程中,了解到她已经是46岁的准二胎妈妈,在二孩政策放开后,高龄的她想再拼一拼生二孩。克服了不少困难,她终于顺利怀上双胞胎,然而,临近生育,她不得不考虑一个现实问题:由谁来照顾自己和孩子?月子中心的出现,可以说“解救”了她。谈及选择月子中心的原因,她说:“第一个孩子时,与家婆育婴理念不同,经常发生争吵,如今自己年龄大,怀的又是双胞胎,照护要求更高,所以果断到月子中心坐月子。”


像这位孕妈一样愿意选择到月子中心坐月子的产妇逐渐增多,最近,有记者在江门日报微信公众号上展开调查,共有1330人次参与投票,结果显示,36.5%受访者倾向于到月子中心坐月子。消费者对月子中心的接受程度逐渐提高,这也导致月子中心预约火爆,部分月子中心甚至“一房难求”。


据了解,相对于家庭坐月子,月子会所对宝宝和妈妈的呵护更为科学和细致。比如会所拥有专业的医护团队,可以让宝宝游泳,及时做好黄疸的诊疗等;宝妈的生活也丰富多样,可以享受美容、汗蒸、泡脚等花式服务,而家庭坐月子,这些基本属于可望而不可及的项目。



国家政策支持下,新投资机遇出现

近年来,多地出台《关于加快实施全面两孩配套政策的意见》,直接从出院分娩、幼儿园保教费等方面,加大了对生育政策内二孩家庭的支持和保障力度,加上八五后到九零后这一批的年轻人,进入到生育的高峰期,也是包括消费理念的这些升级,对服务能力和对产品能力有更高的要求,未来月子中心将是更多母婴家庭的选择。


想要在母婴市场瓜分一块蛋糕,对于月子中心经营者来说并不容易。由于部分月子中心经营者为求发展,甚至会大打价格战,恶化了月子会所的市场环境。随着监管部门的设立,对月子中心的要求和规范越来越多,月子中心的运营成本会越来越高,月子市场将呈现白热化态势。只有月子中心的经营者寻找正确的盈利模式和控制成本的方法,才能让所在的月子中心站稳脚跟,更好更快地发展。


据悉,母婴护理产业联盟建立之初,便以推动母婴护理行业持续健康发展为主旨。实训基地的颁布、为期5天的中国台湾考察之旅、高峰论坛及线上课堂的举办……这些都是为月子中心经营者在运营模式及管理理念上提供借鉴和参考,助力月子会所上升至新的高度。2019年,母婴护理产业联盟将继续努力,引导月子市场真正走上规范化、标准化的良性发展轨道,帮助更多经营者更好地运营月子中心。


(文章部分内容来源于上游新闻,综合自央视财经、江门日报、央视新闻等,如有侵权删)